超高校级的悖论

【伊男指】枪兵的自我修养

在B站看到某位阿婆主发的〈子夜的毁灭者线〉视频有(xia)感(ji)而(ba)发(xie),作(shi)此(sha)文(diao)以抒情

fate幸运E paro(其实原创更多)

目的是玩坏枢机卿(buni)

子夜的毁灭者剧情改动有

手机打字,排版错别字见谅(๑•̀ㅂ•́)و✧,哦哦洗是一定的

Start!→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苍蓝色的火焰映入眼帘时,懊悔与绝望如密网紧紧缠住指挥使的心。

    哦,不对,烙印在视网膜上的颜色,除了这混沌的蓝,更多的是疯狂的红。

    赛斯,这个不良神官,倚着墙壁一动不动,任由曼珠沙华在身上绽放。红与蓝交织在一起,奏出无声的挽歌,让指挥使在崩溃的边缘险些爆炸。

    此时不再是白色的枢机卿一改平日优雅的表情,脸上挂着僵硬而阴沉的微笑:“接下来就是你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 心有觉悟的指挥使忽视伊斯卡里奥的威胁,沉声道:“别小看恢复记忆和力量的我。”

    伊斯卡里奥:“哦,说说看...等等,你手背上的是什么?”

   指挥使抬起右手,手背上的令咒散发着不详的气息:“以令咒命之――自害吧,Lancer!٩( 'ω' )و ”

   幸运E的枢机卿已经没空管少年话语里奇怪的颜表情,他骨节分明的玉手不受控制地拿起――

    染色剂。

    “雅蠛蝶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”

    可喜可贺,刚刚不再是白色的枢机卿,或者说是五颜六色的的枢机卿,现在变成了微软自定义调色盘。

    因为给指挥使推荐颜色、给枢机卿泼红蓝颜料反被泼、因此被揍晕的小叮当,此刻被同僚的惨叫声唤醒。

   指挥使笑得极其邪恶:“接下来是亲爱的达尔,你们一个也跑不掉,嗬嗬嗬嗬......”

   伊斯卡里奥停止尖叫,神情诡异地看向指挥使:“你居然给其他男人准备染色剂...”

   指挥使:你抓着我去哪?等等怎么是你卧室?等等你脱衣服干嘛!!!

    (之后淦了个爽)

    赛斯,坐着小电驴前往药店买药,因为他怀疑他的同僚的脑子也被染了。